19 6月, 2016

【鋼鍊佐莎】青鳥 14-16

※過去在PChome新聞臺連載的長篇同人作品
※正常向,主RR
※背景為現代架空,有自創角
※不適者勿入



14 


女孩羞怯地躲在母親身後,朝他眨眼。
        溫柔美麗的酒紅色澤,深邃地猶如那抹即將沉落於地平線的暮色。

       「不好意思,莉莎就是比較害羞。」褐髮女子彎下腰,和藹地笑著,「你應該很累了吧?!要不要吃點東西呢?」

        好溫柔的人、好幸福的家庭。
        他這樣想著。

       「欸、哥哥。」小女孩伸出手抓著他的衣角,眼睛透露著疑惑,「媽媽說、你跟著爸爸工作,是嗎?」

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只是有點窘迫地點了點頭。
「是呀,不過這是個秘密唷!」

       「很辛苦吧?一定常常做噩夢吧!」女孩與母親相似的臉上寫著擔心,逗得他忍不住笑了。
       
明明還只是個孩子。
       
什麼都不必知道的天真年紀。

      「不過沒關係唷!如果大哥哥累的話,我會幫你打氣,像這樣──。」她突然往前一靠,踮起腳尖,柔軟的唇瓣就這麼貼在他的額頭上。
        霎時,他震驚地倒抽一口氣,整個人倏忽向後仰,臉不經意地紅了起來。
        小女孩看見他的反應,咯咯咯地笑了起來,「哥哥你好好玩唷!那我不吵你了,工作加油唷!」

       他看著她輕手輕腳地將門關上,而那份特別做出來的點心還冒著煙,安放在身邊的小桌上。

        羅伊下意識地摸了摸額頭,閉起眼睛,繼續聽著似乎永無止盡、像黑洞那樣深的摩斯密碼。

 

    「是夢……?!」
     他呢喃。

     躺在寧靜、純白的房間,羅伊‧馬斯坦古不太習慣地眨著眼睛。
     空氣中摻雜著百合特有的微甜香氣,陽光和煦地曬進一塵不染的病房。
   
     即使他在最後一秒移動了身軀,沒有讓流彈潑及無辜,也終止了暗殺行動,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點,大概就是穿透力過強的子彈,害得他在醫院裡昏迷了整整三天。
     外加醫生以嚴厲的眼光叮囑僥倖逃過一死的他,兩個月內不准隨意下床走動。

    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。接著,門輕輕地被推開。
      
    「啊──你醒了呀?我還擔心太早來,你還在呼呼大睡呢!」老人用食指和拇指夾著白花的髭鬚,笑裡帶著鋒利的刀芒一般,意味深長地望著他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 「怎麼會呢?古拉曼先生。」羅伊慌忙直坐起身,微微笑著。
     古拉曼拉起床邊的一把椅子,逕自坐下。

    「老實說,我對於那天晚上發生的事,還是覺得有驚無險。我得承認,要不是你,恐怕莉莎……」他停頓了一下,從口袋中掏出手帕,輕輕按住眼角,「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女兒,不想要連唯一的外孫女也要失去。」

    「那沒什麼。」羅伊慌忙地接話。
        雖然古拉曼是一流的跨國企業,身家財產謠傳富可敵國,但此時這位身為古拉曼企業巨頭的老人,卻與一般疼愛著孫女的老爺爺無異。
        再多的錢、珠寶和權力,也比不上流著同一個血脈的唯一外孫女。

    「雖然我很感謝你所做的一切,但這並不表示我會讓你為所欲為,馬斯坦古。」古拉曼抬起頭,灰色的眸裡有著震懾人的霸氣,宛若一頭孤傲的狼,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裡,動了什麼手腳。」
       羅伊的臉色也變得陰沉。現在打量著他的,是那個縱橫商場、經驗無數的老傢伙。
    「我調查過你的背景了。」古拉曼故作漫不經心的說,「我很清楚你的過去,馬斯坦古。」
    「所以?」羅伊倒是毫不畏懼地望進那深不可測的灰色瞳眸,「您現在打算告發我、還是威脅我呢?」
   
       兩人的眼神互不相讓,像是在充滿純氧的空間,蓄勢待發的零星火花,彷彿誰先忍不住,就會引發爆炸。

    「不,我不會那麼做的。」許久,古拉曼才緩緩吐出一口氣,「因為是他要求的,你的上司。」

    羅伊不僅暗暗感謝Boss和眼前老人多年的交情。

   「不過,要是你膽敢傷害我的寶貝外孫女,我就不會再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了。」他加重語氣,「答應你住進屋子的條件,是要你暗中保護她,你明白嗎?」
    
   「我知道。我不會對她出手的。」羅伊點了點頭,允諾著。

    古拉曼果然就跟Boss和璱蕾娜說的一樣,絕非省油的燈。
    羅伊內心感慨地這麼想著。

    「如果可以,我說如果──」老人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似的,舔了舔乾燥的唇瓣,艱難地開口,「讓莉莎永遠離開那裡,好嗎?」

    離開永無止盡的黑暗、離開過去的枷鎖、離開那份隨時都與死亡共舞的工作。


   「不過沒關係唷,如果你累的時候我會幫你打氣,像這樣──。」
    真摯又美麗溫柔的笑容,彷彿可以驅走一切灰暗。

    羅伊閉起眼睛,當年那個小女孩的笑容,已不復見。
他悲傷地對古拉曼點了點頭,「我會盡力的。」


15


莉莎皺了皺眉,抓著話筒的手因為怒氣而微微抖著。

「吶、所以說呀,這小子就先暫時住在妳那邊了呀!」古拉曼呵呵地笑著。
「不要!」莉莎冷冷地回答,「我說過了吧,這棟房子除了我和璱蕾娜以外,我不要其他生物進來!」
「唉呀、我知道呀,可是沒有辦法的嘛!」古拉曼繼續說著,「再說,我有問過你的上司,他不覺得有什麼問題,反而相信妳會處理的很好。喏、不信妳自己打去問他。」

真是個老狐狸。
莉莎滿懷複雜思緒,真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,竟然還打給BOSS,真是瘋了!
       要是希望可以藉此把外孫女「賣掉」的話,那也太傻了。
      
她,莉莎‧霍克愛,只要身在組織一天,就絕對是個與愛情和婚姻絕緣的人。

 「好──吧!」妥協似地,她用著不悅的眼神瞪著那位隨隨便便就跑到別人家,大搖大擺坐臥在沙發上的男人,然後用力掛掉電話。

        儘管,現在的他,正用著像是落水小狗般乞憐的眼神,無辜地回望。

       「你──把所有帶來的東西搬到客房。」她閉起眼睛,深深吸了一口氣。
       「呃、走廊底左手邊的那間?」他畏縮地反問。
       「不是,那間是鋼琴室。我說的是一樓的客房。」
       「不會吧?那間小得要命的雜物室?」男人張大眼睛,故做驚恐地說,「可以換一間嗎?」
       「你覺得,吃人家軟飯的傢伙,有資格討價還價嗎?」莉莎瞪著他,「還不快點。」

 「知道了。」

   

羅伊無奈地動手整理那小小的房間。
令他失望的是,這個小房間果然沒什麼機關。
結果最後清出了兩大包不要的垃圾。因為莉莎板著臉告訴他,那房間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自由清掉,包括奇形怪狀不知道從非洲還美洲購入的詭異骨董、雕刻品和那張毛茸茸到有點誇張的粉色沙發床。

幸好旁邊有一間狹小的浴室。為了換下被汗浸濕的衣服,羅伊就大大方方地使用。
雖然說傷口是不能沾水的,不過現在的他也不想管那麼多了。
要是因此而發燒,說不定還能博取同情。

轉成靜音的手機在毛巾上震動。羅伊甩了一下滴著水的髮絲,接起了電話。

Shepherd。」璱蕾娜的聲音從話筒傳來,「一切還順利吧?!」
「當然。」羅伊邊回答邊再度拉開蓮蓬頭,任水聲淅哩嘩啦。接著他悄然推開通風的氣窗,靠在上方的氣窗講話。
 「其實你沒有必要多坐這些,基本上竊聽的內容,都會先轉到我這裡過濾。有問題才會送到Hawk那邊。」璱蕾娜嘆了口氣。
 「一樣麻煩吧?我想把痕跡清除乾淨一點。再說,我相信妳們也沒有想要裝竊聽器和攝影機在浴室裡吧?!這樣未免也太變態。」他一邊夾著電話,一邊扣起襯衫。
       「……我就實話實說吧!其實只有Hawk會使用的大浴室沒有安裝那些東西,其他地方都有。還有,您現在住的那間,在3天前,就又多裝了幾支監視器喔。」
       「不、不會吧?!」羅伊瞠目結舌,嚇得手機要從手中飛出去。
 「別擔心,至少浴室的線路被我動了手腳,基本上浴室是沒問題的。不過如果你要在寢室裡面裸睡或是幹些什麼壞事,影像可是會直接傳到內勤組組長的電腦裡喔!」璱蕾娜一邊看著不斷上下移動的音頻,一邊回答。

        真是的,剛剛就跟他說不要放水,現在雜音這麼多,錄進去的聲音一定會受影響。
        璱蕾娜不禁有點惱火,但很快地她決定放棄,不要再糾葛下去。

       「啊對了,需要我告訴你,她喜歡吃什麼食物嗎?」璱蕾娜像是想到什麼,忽然問。
       「啊──這個就不用了。人哪,雖然會隨著時間而改變,不過某些嗜好和習慣是不會變的唷!」他對著窗外灰藍的天空,泛起了莫名的笑容。
      「是嗎?那算我多事了。」璱蕾娜立刻輕快地說,「之後還是老樣子,用簡訊連絡。Boss要我轉達你,因為Hawk被強制放了3個月的長假,估計心情會很不好,要你小心點,別失敗了。」
        「唉!這我已經感覺出來了。妳自己也要小心點哪!」羅伊語重心長地說,「關於臥底的事情,不論是這邊,還是那邊。」
     
切掉電話後,他才順便關上水龍頭。
  
      「啊──今晚要煮什麼好呢?!」
       
他雙手插腰,盯著鏡子上的霧氣,微笑。

   

餐桌上瀰漫著一股緊張和沉默,只聽見刀叉交錯的聲音。

「呃、這些菜還合妳胃口嗎?」羅伊打量著莉莎的臉色,小心翼翼地問。
「嗯。」她點了點頭。
「太好了,我還很擔心妳不喜歡呢!」

然而莉莎選擇沉默之下,隱藏的卻是內心的訝異。
真沒想到這男人這麼會做菜,而且也將調味掌握的合宜,就像是媽媽一樣,每一盤菜總是那麼恰到好處,不會太鹹也不會太油膩。
        是自己喜歡的味道。

「喔對了,飯後的甜點我做了Raspberry Tourbillon喔!」他微笑地從冰箱裡端出了一盤透著紅色覆盆莓果醬,外觀晶瑩剔透,像蝸牛殼般的半圓型蛋糕。

匡噹,莉莎原本握在手上的刀子,不偏不倚地掉了下去。

「皇家夏洛特?!」眼裡閃過震驚。

「噯、那是那種蛋糕的另一種別稱,不過是的。」他好奇地打量莉莎的反應,「怎麼了?看起來這麼吃驚。你該不會是不能吃覆盆子還是……?」

「不,沒有。」她稍稍別過頭,「只是很久沒有吃這種蛋糕了。」

這男人,到底是怎麼辦到的?
為什麼可以輕易地勾起她很多早已遺忘的回憶?
那樣的蛋糕、那樣的形狀,明明只有母親才做得出來呀?

不對,應該好像還有一個人也辦得到。
但是,是誰?

「妳還好吧?」羅伊擔心的將手掌放在她的額前,看著她蒼白又不斷發抖的唇,憂慮地說,「妳感冒了嗎?」

「只是有點不舒服,我去一下洗手間。」她唰地一聲揮掉他的手,匆匆逃回房間。

羅伊苦笑地望著她遠去的背影。

      「對不起呢!」他抓起蛋糕刀,輕輕一劃。淡粉色的慕斯綿密地夾在海綿蛋糕裡。
      他輕柔地用手抓了一小塊蛋糕,放進嘴巴。

     「很久以前,我們也曾一起採覆盆莓、一起做皇家夏洛特呀!」他的表情有點苦澀,「看來謠傳的沒有錯,我真的完全被忘得一乾二淨,宛若不曾存在呢!」

 
       莉莎趴在床上,眼淚卻止不住,在枕頭上染出濕痕。

        回來了,那些過往都回來了。
       那些折了羽翼、染上血漬的鳥兒在她耳邊,唱著一首首難聽嘔啞的歌曲,彷彿在嘲笑著她。

       「為什麼呢?偏在這個時候……」她緊緊地握緊拳頭,指尖深得都快在掌心扎出血來,「拜託,讓我工作,我不想待在這棟房子裡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她不禁想起伊耶柯娃的葬禮過後,所發生的事情。


    「上頭命令你休假,Hawk。」奧莉薇拿著一份表單,遞給她。
    「騙人。理由呢?Boss不會無故要我休假的。」莉莎睜大眼睛,「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。」
    「我沒騙妳,妳自己看就知道了。」她意味深長地盯著莉莎,「妳有沒有想過,或許是是開始回來找妳的『過去』,導致現在的妳不被Boss信任?」
    奧莉薇頓了一下。
「如果是這樣的話,妳要怎麼辦呢?」她澈藍的眸子閃著光芒,「我聽說璱蕾娜最近也獨立接起好幾個任務。關於這點,妳不曾有所懷疑嗎?」
    「妳想要說什麼,Queen?」
    「利用這個假期好好釐清一切吧!沒有跟過去做個了斷的人,是沒有資格邁向未來的,這道理妳懂吧?!」


跟過去做個了斷,是嗎?
        她咬著下唇,將頭往枕頭裡埋得更深。


16


       男子生氣地揉掉了手上的報紙。

       「一群螻蟻,什麼也做不好。」他將桌上的東西全掃到地上,盛滿酒的高腳杯在地上炸了開來,深紅色的污漬染紅了純白的地毯。
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、普萊德大人。」跪在地上的人,緊張地伏地,瑟縮地發抖。

「唉呀呀──果然!恩維先生手下的傭兵都是一群無能的飯桶,早就跟您說過不要讓他負責暗殺任務嘛!」穿著全白西裝的金普利嘴裡叼著煙,一手脫下了帽子,「真可惜浪費了我的好情報!」
「你說什麼?!」在一旁臉色微恙的恩維,瞬間抓住他的脖子,齜牙咧嘴地狂吼,「你有種再說一次──」

「我說你的手下是無能的飯桶,至於他們的主子是不是,我就不知道囉?」金普利露出無害的笑容,然而雙手卻用力地將抓住恩維的手腕,「你最好放開。」

「吵死了。」普萊德抓起掉在地上的水果刀,毫不猶豫地直接往兩人方向,射了過去。

刀尖不偏不倚穿過兩人幾乎相觸的鼻尖,筆直地插在牆壁上,力道大得刀鋒幾乎都沒入牆壁之內。

「真是的,你們難道就不能安靜一點嗎?」從刀子下方的暗門中走出一名美艷的女子。身上一襲簡單俐落的旗袍套裝,露出她過於白晰的大腿和手臂。「都吵到了那位大人了呢!」她插著腰,皺著眉頭盯著亂七八糟的房間。
「你們任務失敗就算了,現在是什麼情況?」
「閉嘴,拉斯多。」普萊德不甘心地低下頭,「就跟大人報告,是我的疏失。」
「嘖、一向自視甚高的你,沒想到也會有這樣的一天呀!」拉斯多撥了撥微捲的黑色長髮,「那位大人早預料到計畫會失敗了,所以一直讓拉斯多加注意。總之,那位大人要我轉告各位,下次再失敗,就不會是丟到鱷魚池這麼簡單喔!」

她眼眸一轉,視線一一掃過普萊德、恩維等人,最後才停留在金普利身上,「跟我來,金普利。上頭指派你跟拉斯一組,負責監視組織的動態,命令即刻生效。」

「唉呀,真是太好了!終於不用淌這趟渾水!」金普利開心地隨著拉斯多離開。

恩維憤憤地踢倒了桌椅。

「可惡,拉斯多那個傢伙,以為受到了那位大人的寵愛,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?竟敢命令我們!」
「冷靜點。」普萊德拉起倒在一旁的椅子,坐了下來,「如果不想讓他們佔盡所有好處,我們倆個就要合作,明白了嗎?」他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的掌心,「一定要搶先一步得到Hawk。」

「哼!那當然。」

   

  莉莎專注地搜索著資料。
  目光隨著不斷跑出來的綠色數字移動。
   幾乎很少親自使用組織內建資料庫系統的她,花了很多時間研究,包括旁敲側擊地問Kitten如何解開密碼。

  要找一個憑空消失的人,有多困難?

  她飛快地流覽各式各樣的檔名,終於在不起眼的小角落,發現了一個檔案。
  日期顯示上週,而且是以璱蕾娜的帳號建立。

  就是這個。

  她鍵入密碼,出現的卻是一個網站免費信箱的地址。
  國王的信箱。
  璱蕾娜曾這麼說。

  為了避開不必要的麻煩,莉莎選擇利用組織的系統發信。
  即使被追查,也會追到組織的主機所在位置;加上她十分信賴組織的強大安全網系統。

她必須找到失去的記憶,不然無法繼續往前進。
因為,『過去』回來狩獵她了。  

   

  羅伊微笑地盯著螢幕。

『您有一封新郵件!』

「終於想到了,是嗎?」移動著滑鼠,他認真地讀起了每一個字。

那是包含不解、疑惑和恐懼的一封信件。
對於得知真相的恐懼。

       羅伊思索著該怎麼回覆。
       要如何在誘導她回復兒時記憶的情況下,又不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呢?!

       正當他苦惱地研究著措辭和文法時,擺在一旁的手機傳來了震動聲。
       他點開訊息條,卻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    『槍擊案的部份資料被電腦病毒侵蝕,有內奸。A

        他立刻點開另個視窗,試圖透過特殊網絡,在組織的檔案庫裡搜尋。果然他找到了代號Kitten的洛克貝爾,試圖修復文件的檔案記錄。

        他畢竟不笨。即使是BOSS派給他的影子,他也會親自確認每一項資訊,以確保自己不會被暗算。
 
「果然……」
他盯著病毒碼,總覺得似曾相熟。
        跟當年破壞保安系統,追查到師傅一家人住所時的病毒碼,幾乎如出一轍。

       同一匹傢伙幹的。混帳。
       但這樣一來,就可以解釋晚會那天的M82 A1 Barret 是怎麼回事。
       那個槍口並不是對著莉莎。他們只不過是想要利用莉莎,把當年那條漏網之魚引出來而已。
       為的是要準確無誤地轟掉Shepherd

       若璱蕾娜說的屬實,那麼,自己再度現身的消息,肯定是內奸告訴他們的。

       腹部下的傷口隱隱作痛。
       他下意識地摀著。

       「不過,這樣說來,就可以再縮小嫌疑犯的範圍了。」他勾起嘴角,「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主辦者雷文和你們之間的關聯。」
    

      「等著看吧!這次,我絕對不會再逃了。」


(TBC)   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有點忘記正確時間,但是鋼鍊佐莎這個坑我入的很晚,徹底愛上並且開始在網路上找文摳糖的時間,晚了大家很多,幾乎是很多人開始淡出的時候,我才加入。大大的文應該是在我要上高中的時候看的,現在都大學畢業、進社會工作了。兜兜轉轉好幾年,還是待在這個圈子裡,沒有辦法像一開始那樣投入大量時間,但是說要走,也走不了,不上不下的、心裡一直掛念著大大的這篇青鳥,記得PCHOME好像連載到3.40章的樣子,羅伊被強制染X戒不掉。看到大大搬了新的平台,想要重新連仔但又中斷了的樣子,猜測大大三次很忙,不想打擾你,突兀的要求更新。只是想告訴你,青鳥一文,現在還有人在等著看到他們的結局。感謝你給那時的我帶來很多美好的回憶,今後會繼續默默的關注你,謝謝大大,你辛苦了!

Unknown 提到...

抱歉,回覆晚了><
謝謝您喜歡這個故事,也謝謝你特地在這邊留言QAQ

我平常的確忙於工作,加上在鋼鍊完結後,幾乎沒在寫同人,反而主要寫原創故事和投稿,《青鳥》也就漸漸被我放置了。
不過,其實這幾年陸陸續續有不少讀者告訴我,仍等著這個故事的結局。
因此,去年我就決定要將《青鳥》出本,算是給大家、給過去的自己一個交代,為這個故事畫下一個句點。

所以去年CWT47的時候,已經出了上冊囉!然後在下個月的CWT50和CWTK28,沒意外下冊也會付梓(最近正在修羅趕稿),所以如果您願意的話,可以考慮入手。

當時的預購網址: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e/1FAIpQLSdcj4klsP1Y1oLubRYOmYzGmsnCtVaA2i_Hhv4qKJHEWdGykw/viewform

有興趣可以填寫並留下聯絡方式。

至於之後會不會把完整的故事放在網路上,可能就要看我有沒有空了,畢竟這個故事全部的字數估計至少也有14、15萬字,貼起來也是大工程。

另外,我目前會發工商資訊的地方是噗浪,如果有相關訊息可以追蹤這個帳號:xiyue424

真的很謝謝您~
我也會加油,力求順利關窗:)